印度电影 印度厕所英雄简介

时间:2021-03-04 17:47:42 作者:admin 85240

古人上完厕所是怎么解决卫生问题的?

用树枝,或干稻草

为何印度人宁愿去野外大小便,也不在自己家里建厕所呢?

外面通风好,凉快。

印度人真的用手擦屁股然后再洗了吗?

早几年看书的时候,读到印度人上厕所完毕后是用手来揩干净的,也觉得难以置信。后来在印度待了一段时间,亲眼见到印度人确实是这样清理干净自己的屁股的。

印度厕所都没有卫生纸,人们也不习惯自带卫生纸,全部是在马桶旁备有一个水槽,是伸手可及的。大便过后,便用左手手指去擦肛门,然后用马桶边水槽里的水冲洗左手。印度的居民一般厕所都有冲洗设备,有些家里没有冲洗设备的,老百姓在大便时则手拿一杯水,用来冲洗。习俗规定用左手洗屁股,所以到商店挑食品不得用左手。印度人买东西付款时只用右手递钱,对方找零钱时也只用右手,绝不用左手。这是我了解到的印度上厕所习俗。

如何评价印度电影《厕所英雄》?

《厕所英雄》其实比较接近对印度政府小骂大帮忙的主旋律片——虽然“帮忙”并非仅仅帮助政府,还有那些没有基础卫生条件的半数印度女性。

联合国智库2008年的数据是,印度人民拥有5.63亿部智能手机,但是仅仅有3.66亿人有厕所可用——而当时印度有12亿人口。在《厕所英雄》里,看着印度人民一边玩着高清手机自拍一边在野外方便,真有时空错乱之感。

厕所问题是公共卫生问题,但首先是女性深受其害。夜晚到户外如厕导致了很严重的性侵和针对女性的暴力,除了施暴者,导致印度女性遭遇不幸的,首先是视女性身体为不洁和不详的文化观念——男人们可以随时随地大小便,暴露隐私部位根本不会给他们带来耻辱或者安全威胁,但女性却既不能在家附近方便,还不能在白天。

观影体验,有些“土味儿”——印度电影反映底层和农村生活很常见,因此我说的“土味儿”并非指电影的题材,而是电影的表现手段。技术方面,譬如大量的夜景镜头用光特别硬,人物看起来像是抠图做出来的;再譬如背景音乐,男欢女爱、家长里短的小桥段,总是搭配震耳欲聋如同战争片一样的音乐。其作为电影作品的成熟度,跟另一些同样是社会议题的商业片,譬如《摔跤吧,爸爸》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当然,最大的不和谐,是这是一部与女权有关的电影,甚至被认为是“女权电影”,但它讲故事的方式,却十分男权,让我这样怀着“女权电影”期待的观众屡屡惊诧。

电影的故事主线是,没有上过大学的自行车店老板凯沙夫在坐火车进货途中,在火车上的厕所门口遇到女大学生贾耶,从此对后者展开几乎是跟踪式的追求。当他终于如愿与贾耶结婚之后,出生于中产之家的贾耶却发现夫家没有厕所,她唯一能上厕所的机会,就是早上天还没亮的时候,加入“夜壶妇女会”,一手提灯一手捧净身水壶,一同去野外方便。

由于奇怪的印度教关于“洁净”的观念,村里人认为家里有厕所是污秽的。于是,为了贾耶如厕的问题,夫妻俩想尽了各种办法,包括去邻居家蹭瘫痪老人的厕所,去村外停留仅七分钟的火车上上厕所,同时与思想守旧的凯沙夫的父亲发生了强烈的冲突。为了捍卫自己有尊严和安全地解决卫生问题,贾耶回了娘家,以此敦促丈夫直面问题。

于是,凯沙夫尝试了各种方式:偷走附近剧组的移动厕所,结果被警察逮捕;请村中长老组织村民商议在村里建设公共厕所,却遭遇从村民到长老的一致反对;变卖自己的摩托车在院子里建了一个厕所,最后被长老和父亲砸了个稀巴烂。

于是,凯沙夫去跟地方政府打官司,质疑政府建厕所的巨款被鲸吞;然而官司打赢,却面临得到效率落后的政府部门许可,得等待一整年的命运。一边是妻子要求以不建厕所的理由进行村中前无古人的离婚官司,一边是拒绝改变的村庄,即便是传媒报道风靡全国,仍然是于事无补。终于,仍然亲密的两人决定为了改变这一落后现状协议离婚——当然,作为喜剧片,皆大欢喜的结果也在这一刻到来:部长锁起了“相关职能部门”的卫生间,神奇地加速了材料审批时间,终于,可以盖厕所了。

我觉得这片子是典型的男性创作者创作的“女权”议题片。他们固然同意女性应该过得好一些,但对于女性现在为什么过得不好,如何改变不好的现状这些问题上,他们作出的回答跟女权主义都是不一样的。此外,他们为吸引观众想象出来的“爱情”框架,也是非常陈腐的。

具体到这个影片,影片的原型叫Anita Narre,她的故事没有这么一波三折,而是非常简单粗暴:发现夫家没有厕所,并且无视她的需求,她马上就回了娘家,直到丈夫在不到十天的时间里,一半用自己的钱,一半以村长老会的资助,建起了厕所。由于媒体报道,她的故事引起了努力推广“厕所革命”的政府官员们的注意,他们还代表一家推广底层社会改革的NGO,把一笔补贴金颁授给了这位厕所女英雄。

到了电影里,现实中女英雄的位置让位给了虚构中的男英雄——抗议没有厕所的妻子的戏份,给了被迫建厕所的丈夫。这是故事结构上的男性中心的印记。

Anita Narre跟她的丈夫看起来年龄相仿,但是在《厕所英雄》里,凯沙夫已经36岁,而贾耶还在念大学(结婚之后,她是否毕业和是否要就业就不再在讨论中了),两人相差一代人。这种大叔萝莉的人物设定,真的很不女权。而贾耶对于凯沙夫的印象,本来是非常糟糕:在火车上上厕所不关门,不经同意就把自己的照片拿来给车行做广告。而凯沙夫追求的手段,就是跟踪狂式的——出现在贾耶出现的所有地点,还偷拍大量照片。好了,等到贾耶摊牌说,完全对他没有兴趣,凯沙夫“收回”之前的策略,不再搭理女方——于是成功地把女生追到手了。这种充满直男想象,先跟踪狂再冷暴力的“泡学”手法,比男方出生环境好、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主竟然照单全收,在这里被称之为“爱情故事”(片名原意为“厕所:一个爱情故事”),实在让人很尴尬并且一点也不感动。

影片的很大一部分内容,制造了贾耶与“落后妇女”之间的矛盾。贾耶对心甘情愿在黑暗中到野外大小便的村里的妇女怒其不争冷嘲热讽,甚至接受采访的时候说,导致目前的现状无法改变的,是“明天黎明准备继续出门(到野外方便)的妇女”。男主也有好多段台词,说不是别人不尊重妇女,而是妇女们不尊重自己。

尽管我们看到了,让妇女们一直只能在野地里方便的,是那些掌握着被曲解的宗教教义的村中长老,是贪腐和懒政的官员,是像男主所言的那些“被养育成男子汉,因此从不曾为女人考虑”的男人,但是在电影里,“落后妇女”为这前列种种群体背了锅,成为“观念落后不能理解政府德政”的群众的代表。

除此之外,影片的说教还发生在贾耶的家庭与“落后群众”之间,这样似乎变成了——因为贾耶的家庭是受过教育的高种姓中产家庭,因此她值得过一种“现代、先进”的生活。然而,有厕所可用,难道不是所有人的基本权利吗?

片子很明显是在为“清洁印度运动”唱赞歌,也是运动本身的有力宣传工具。因此,电影对于厕所计划没能很好地推行,主要归咎于“落后的文化”和“落后的群众”,却很少反思政府本身的做法有没有什么问题。譬如,Anita Narre的村庄里,必须先建设厕所,才能从政府拿到资助的做法,就让手头没有余钱的家庭自然也就很难有动力。出现了Anita Narre这样不屈不挠的女性,政府一开始让她做大使,去乡村宣传“厕所建得好,老婆跑不了”,但她也就只有一次获得了报酬,第二次路费都没得报,之后就不了了之了。可见政府在这方面的组织工作是有很多问题的。

不过,我认为,相较于现在中国的票房冠军电影根本不触及农村和社会问题的情况,《厕所英雄》还是有很多可借鉴之处,并且它和大多数印度电影一样,即便有一些地方小尴尬,但仍然有着浓厚的平民生活趣味,让你不知不觉在笑声和思考中看到结尾。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